导航菜单

144亿美元天价罚单 苹果与欧盟的马拉松式缠斗

?

图片来源:Vision China

进入iPhone 11周期的苹果就像是向公司注入了强大的力量。股票价格高昂,市值回升至数万亿美元。在中国大陆,甚至售出了深绿色,紫色和其他型号,预售量增长了2-3倍。苹果已急于筹集7500万台。

然而,尽管iPhone 11的销售超出预期,但欧盟的天价票证也正处于必须清算的时期。

在20多年的非法支持下,受伤的不仅仅是苹果。

最近有报道称,由于逃税是爱尔兰的逃税行为,苹果公司缴纳的税款远少于其他公司。因此,早在2016年8月,欧盟委员会就表示,自从该协议于1991年和2007年签署以来,爱尔兰人为地减轻了苹果20年的税收负担,税收减免的程度已经超出了法律范围。可以视为来自中央政府的非法支持。这给苹果带来了创纪录的130亿欧元(约合144亿美元)的高额罚单。

其中,例如,欧盟反托拉斯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aret Vestag)表示,2014年,苹果公司在爱尔兰的主要部门缴纳的税率为0.005%,远低于其他竞争对手。

一旦成功兑现,苹果的万亿市值将受到沉重打击,甚至遭受负面的连锁反应。

在短期内,苹果的市值达到1.02万亿美元,其巨大的收入已成功吸引了欧盟的关注。欧盟显然准备通过复杂的公司结构转移知识产权利润。最后一个类似的情况是Google。

由于Google和Apple一样,几乎所有收入都在爱尔兰进行了避税注册。但是,欧盟认为这是刺痛。经过四年的磨合,Google总共缴纳了近5亿欧元(5.5亿美元)的税款和4.65亿欧元的附加税。

此前,谷歌还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与英国和意大利和解,并处以1.3亿英镑和3.34亿美元的高额罚款。据统计,从2017年6月至今,欧盟已对Google处以总计约90亿美元的罚款。

随着Google的胜利,欧盟显然必须通过赢得比赛来赢得对Apple的追求。毕竟,这是欧盟在反垄断领域的关键战役。

但是,刚刚通过iPhone 11系列鼓舞士气的苹果显然不愿承认失败,因此他们向欧盟委员会正式提出申诉,要求后者支持在爱尔兰(欧洲)获得144亿美元的退税。委员会的反托拉斯机构。裁定,苹果公司在爱尔兰的退税政策导致其所承担的税率大大降低,这与市场上的公平竞争原则背道而驰。

9月17日,位于卢森堡的欧洲联盟常设法院同时听取了爱尔兰和苹果的意见,但最终裁决可能要等待很长时间。《金融时报》所给的时间表有望在明年年底之前取得成果。当然,由于车票的数额非常大,无论哪一方输掉,它肯定会向欧洲法院提出上诉。参照Google案,保守估计最终结论将需要3-4年。

爱尔兰不再是避税天堂

《金融时报》指出,苹果提出上诉的原因是“坚强,不合理,毫无意义”。但是苹果的首席财务官卢卡斯梅斯特(Lucas Mestre)似乎是合理的。他在2016年公开表示,欧盟故意将整个苹果当做苹果。

这些人对苹果公司在总部发展这一事实置若de闻,但很难将负责采购,物流和分销的爱尔兰视为主要生产者。这次,由他本人领导的六人代表团参加了由欧洲联盟第二高等法院卢森堡总法院进行的为期两天的审判。

苹果的申诉很明确,自己遵守了爱尔兰和美国的税法,而且公司的大部分税款都来自美国,因为其产品的大部分价值,包括设计、工程和开发,都是在美国创造的。欧盟把应该在美国征税的利润定为目标,并“追溯性地改变了全球监管者用于计税的方式”,这是个巨大的错误。

对于爱尔兰来说,虽然欧盟的裁决会让自己获得额外税收,但是出于自身长远利益考虑,它并不赞成欧盟的做法。因为,爱尔兰的低税收制度,是吸引跨国公司的关键因素,而这些公司反过来雇用了爱尔兰约10%的劳动力,形成了一个互利共赢的局面。

以苹果为例,鉴于避税天堂爱尔兰的优惠政策,苹果在爱尔兰设立了多个分支机构和资料中心,同时也可能存在将其他地区市场部门的营收和利润转移到爱尔兰子公司进行计提税费,操作手法跟谷歌如出一辙。

而对于爱尔兰来说,税收政策刚好是其经济增长和解决就业的关键因素之一,跨国公司提供的就业职缺占了爱尔兰劳动力总数的 10%。

对此,爱尔兰财长多诺霍曾明确表示,爱尔兰给予Apple的税收优惠,开放给所有公司,对象不特定,所以并不存在私通款曲。

但是,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欧盟要打破这种平衡,变相促使爱尔兰与苹果同仇敌忾,全力支持后者上诉。

爱尔兰政府明确表示,欧盟委员会对苹果公司税费的相关裁决,严重干预爱尔兰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税务决策权力,对欧盟委员会的裁决提出质疑。

一场跨国避税的里程碑战役

虽然各执一词,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本案势必成为经典判例,并具有一定的示范效应。

如果苹果败诉,这将成为欧盟打击跨国公司避税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场战役,同时对跨国公司的税费体系也将产生深远影响。

欧盟拥有强大权力的反垄断主管 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表示,各国将协作制定公平的国际税收体系,避免网络业务营运中跨国公司在各地区市场转移利润避税的行为。

据悉,维斯塔格长期坚持对美国科技企业采取强硬立场,希望通过本次案件,为欧盟对亚马逊、Google、Facebook等的调查扫清障碍。

但也有律师表示,欧盟相关条约定明,欧盟成员国有权控制本国税务政策,而欧盟一旦做出干涉越权的裁决,无疑有损成员国权力,所以不排除欧盟败诉的可能。对此,各成员国的表态各异。卢森堡支持爱尔兰,而波兰则支持欧盟委员会。

美国财政部也明确表态力挺苹果,认为欧盟正在成为一个超越国家体系的税务机构,威胁到各国进行税务改革的努力。

特朗普把矛头指向维斯塔格,认为后者起诉了很多美国公司(维斯塔格还参与了荷兰对星巴克,卢森堡对亚马逊),只是因为她讨厌美国。

显然,如果此次欧盟指控被推翻,打脸丢面子事小,今后对于美国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调查将举步维艰。

这种情况在今年2月就发生过,当时,普通法院驳回了对比利时税收优惠的裁决,称这是援助计划,而该决议使BP、巴斯夫和其他30多家跨国公司受益。

天价罚款背后的马拉松式缠斗

所以,关于苹果的天价罚款可能会进入一个马拉松式的缠斗。

如果按照《金融时报》的预估,欧盟常设法院可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才能尘埃落定。在欧盟常设法院做出判决之后,苹果或是欧盟委员会还可以向欧盟最高仲裁机构欧洲法院提起上诉。

与此同时,苹果的欠税 包括利息在内的143亿欧元 存储在一个代管账户中,在最终的判决结果出炉之前还不能支付给爱尔兰。

据悉,苹果案件的第一个线索将来自定于9月24日发布的两项裁决结果。

考虑到维斯塔格还在对亚马逊和谷歌的各种财务交易进行税务调查,因此有关苹果案的阶段性结论都可能对调查产生影响。

对于欧盟委员会来说,法国的数字税对谷歌的追缴应该算是成功试点,今年7月,法国率先宣布,要对在法国市场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和全球超过7.5亿欧元(8.34亿美元)的公司征收3%的数字费用。

紧随其后,英国、奥地利,西班牙和意大利在内的其他欧盟国家都宣布了自己的数字收费计划。

所以,维斯塔格期望通过成功了结苹果案,为其2020年底推出的“公平欧洲税法”草案打下伏笔。

对此,欧洲议会议员保罗唐表示:“全球最大的企业几乎都没有怎么纳税,这一点毋庸置疑。无论是亚马逊卢森堡案例,还是苹果爱尔兰案例,都在为‘欧洲税收改革’制造公共和政治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