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核安全治理开启新征程

核安全治理开启新旅程

国际社会评估习近平主席访美 正如中国习近平主席指出的,“尽管核安全峰会已经结束,但我们的新征程才刚刚开始。” 观察员认为,四次峰会巩固了国际核安全共识,完善了国际核安全法律体系和合作机制,加强了各国核安全能力建设。 中国领导人参加历届核安全峰会充分表明了中国对核安全的重视。 在后首脑时代,国际社会期望继续加强国际核安全体系,促进全球核安全治理,使造福人类的核能前景更加光明。

展示负责任的力量

展示负责任的力量

中国领导人参加了历届核安全峰会,为加强国际核安全体系建设注入了中国的动力。 海牙峰会以来,中国在核安全领域取得了新进展。 中国坚持持续改进的理念,努力探索加强核安全的有效途径。它已将核安全纳入整个国家安全体系,并将其写入国家安全法,从而确定了其在核安全方面的战略地位。 中国坚持“言出必行”的原则,忠实履行国际义务和政治承诺。 中国有合作共赢的愿景,积极推动国际交流与合作。 关于加强国际核安全体系,中国提出了加强政治投入、加强国家责任、加强国际合作和加强核安全文化的四项主张。中国核安全的理性、协调和进步观已写入《2016年核安全峰会公报》。中国的理念已经上升到国际共识,中国在全球核安全治理中的分量不断增加。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传播主任迈尔斯卡金斯(Miles Kagins)非常赞同习近平主席在本次峰会上提出的“加强国家责任,建立严密持久的防线”的建议,特别是“结合国情,在国家层面部署和实施核安全战略,制定中长期核安全发展计划”的部分 他认为,由于国家战略的制定,中国在核安全领域取得了一系列新进展。

德国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核安全专家乔桑杜(Joe Sandu)告诉记者,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一直致力于开发利用核能,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弥补能源需求缺口。 与此同时,中国加强了对核材料的安全监督,必须对核材料和核设施的安全实施全面的立法保障。 这不仅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世界其他国家的利益。 60多年来,中国在发展核能方面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核安全记录,当然,中国在加强国际核安全体系和促进全球核安全治理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帮助加纳重建高浓缩铀微反应器项目,建立“加纳模式”进行推广 美国能源部核安全管理局前官员、减少核威胁倡议协会副主席安德鲁宾亚什(Andrew Binyasch)评论说,这反映了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角色。

作为核能发展最快的国家,中国60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核安全记录,“一克重要核材料,不少于一克,不少于一克” 2016年核工业峰会主席马文费特尔(Marvin Feitl)告诉记者,随着中国在国际民用核能市场的份额不断扩大,中国在各种形式的核安全合作中不可或缺。因此,他“热烈欢迎中国继续积极参与国际核安全合作”

国际原子能机构前助理总干事、阿根廷驻联合国(维也纳)特命全权大使拉斐尔格罗斯(Raphael Grossi)告诉记者,在后首脑时代,国际社会迫切需要开展更多合作,国际原子能机构将在这一进程中发挥核心作用 本次首脑会议的所有与会者都同意并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定期召开高级别国际会议,如2016年12月的国际核安全会议及其部长级会议。 中国一贯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等相关机构、组织和机制的工作,切实履行国际义务。 他预计中国未来将在国际原子能机构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首脑会议后时代

国际核安全进程继续

自2010年以来,历届核安全首脑会议提高了国际社会对核恐怖主义和放射性恐怖主义的认识,并采取了许多切实、深远和持久的措施来加强核安全 然而,放眼世界,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安全领域的威胁和挑战层出不穷。恐怖主义的根源远未消除。核恐怖主义仍然是对国际安全的主要威胁。 美国的一个非政府组织在今年年初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世界上仍有24个国家拥有1公斤或更多可用于生产核武器的核材料。将近2000吨核材料散布在世界各地,其中许多有被盗的危险。 然而,恐怖组织制造核弹不需要大量核材料,这增加了全球核安全风险。

在新的时代,无论如何应对核恐怖主义的挑战,如何保持核能的健康发展,都需要一个公平、合作、共赢的国际核安全体系,为造福人类的核能安全提供强有力、可持续的制度保障。 在华盛顿核安全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四个强化”,并为实现这一崇高目标提供了思想和行动指南。

加强政治投资,不仅能有效应对现实挑战,还能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促进全球安全治理,把握标本兼治的方向。加强国家责任,在国家一级部署和实施核安全战略,在没有爆发的情况下看到它,在没有混乱的情况下处理它,实现日常预防和危机应对,从而建立一条严密和持久的防线。加强国际合作,以国际原子能机构为核心,充分发挥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作用,协调整合全球核安全资源,努力建设核安全命运共同体;加强核安全文化建设,弘扬法治、忧患、自律与合作意识,做好核安全知识普及工作,营造共建共享氛围。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核专家马修班恩(Matthew Bunn)认为,峰会后,相关国家应继续保持沟通,加强核安全信息交流,加强相关领域的协调与合作。

前美国能源部副部长丹尼尔博内曼认为核安全是一项长期挑战。他希望各国政府与企业密切合作,保持对核安全的长期投资,包括新技术的使用等。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高级研究员詹妮弗马尔比(Jennifer Markby)建议各国增加政策投资和投资,加强国际核安全规则和标准的统一,加强培训,培养“公众意识”

《2016年核安全峰会公报》最后写道:2016年峰会标志着这种形式的核安全峰会进程的结束 我们确认承诺全面执行2010年、2012年和2014年核安全首脑会议的公报和2010年核安全首脑会议的工作计划,并指导我们的核安全努力。 詹姆斯马丁核不扩散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迈尔斯庞波(Myers Pompo)认为这是一个“早期收获”,并认为国际核安全进程不会在后峰会时代停止。

核安全没有尽头,也没有捷径 核能工业的发展不断进步,加强核安全的努力不能停止。 我们相信,只要各国真诚合作,共同努力,不断加强核安全,造福人类的核能前景就会更加光明,世界和平发展的基础也会更加坚实。 (记者张念生、陈利丹、张彭辉、苗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