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党内初选用全民调or纳入党员投票 民进党犯难

民进党的“天王”有他们自己的计划(数据图表)来决定采用哪种初选制度。

糟糕的政治成就,频繁的腐败案件,以及因士兵短缺而导致的蓝营“马乱”的困境,而绿营则在磨刀霍霍,指的是2014年的“七合一选举”。 面对明年年底的大规模地方选举,尽管总体环境对民进党有利,但绿营高层官员也非常纠结于采用哪种初选制度,是让所有成员投票还是恢复投票。 如果采用民族的基调,党内的向心力就会逐渐丧失。如果党员恢复投票,他们担心民进党会因为贿赂而受到指控。 此外,绿色阵营的所有派别都有自己的计划,无法就采用哪种提名制度达成一致。 党内有识之士担心,如果民进党提名现在出现分歧,明年的选举可能会在战斗之前被击败。

害怕被反对党民进党“政治清洗”并放弃党员投票。

民进党的公职人员初级选举制度经历了若干变化,包括干部评估、党员初级选举、民意调查和其他形式,通常以几种形式混合进行。 陈水扁执政后期,民进党也采用“蓝票”的极端方法来决定初选是赢还是输。

长期以来,党员的意见在民进党初选过程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这也导致频繁禁止“人头党员”和“口袋党员” 才真旺姆-全州上台后,他推动修订《选举罢工法》,将党内贿赂纳入《选举罢工法》的限制范围 换句话说,如果民进党人在初选中被抓到受贿,不但会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而且民进党也会受到惩罚。

在2010年的“五都”选举、2012年的“总统”和“立法会”选举中,时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强烈主张废除“民意调查70%、党员投票30%的多年制初选制度,并通过全民公决来决定选举结果。 “转向“国家基调”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防止反对者利用“选举罢工法”进行政治清洗和司法干预。 陈水扁办公室前主任兼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