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画一笔一千万,谁人不爱常玉?

10月5日晚,香港苏富比2019年秋拍,张裕的老作《曲腿裸女》以1.98亿港元售出。画中的裸体女孩躺在纯白色的抽象背景中,双腿垂直和垂直伸展。与众不同的是,艺术家使用了自下而上的方式,特写放大了裸女的下半身,以至于裸女形象的夸张变形使人们接触到东方山脉和河流的形状。在中西艺术史上,巴黎的终身歌手张瑜在这位尴尬的艺术家的生活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1965年制造的张裕《曲腿裸女》。

中国现代主义艺术的先驱

张裕的原名是一本书,于1900年10月14日出生于四川省顺庆市(现为南充市),他的家人小康。 14岁那年,他与着名作家和书法家赵曦一起学习书画。起点很高。 1919年,中国掀起了五四运动,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常玉

一年后,年仅20岁的张裕去了法国巴黎。与大多数学习西方绘画的中国人不同,张瑜没有选择进入正规的艺术学校或在美术学院学习。他经常在咖啡馆里看《红楼梦》或在绘画时画小提琴。他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据说他整夜都在酒吧里喝醉。他既是流浪者又是浪子,与美丽的女人谈论爱情。

坐在扶手椅上的女人,1920-1930年,耿画廊

他去一家高级餐厅,到处走走,以高价租用模特。由于他的弟弟在中国做生意的经济支持,张裕不需要担心钱。 25岁时,张瑜的作品被选为秋季沙龙。在感情的道路上,他很平稳。他在29岁时与法国贵族妇女Marsu Hamoniye结婚。

香港苏富比2018年春季拍卖会,当代艺术拍卖,张瑜《睡美人》,最终成交价46,877,500港元(图片由香港苏富比提供)

这位年轻而傲慢的青年在他哥哥的死后突然结束。他的经济状况急剧变化,在婚姻生活中,由于妻子受不了丈夫的挥霍和女人的眉毛,离婚已经结束。张裕的生活陷入了低谷。尽管生活艰辛,但在艺术领域,他从未放松过,他仍然以自己的步调沉着工作。

张裕《枯枝》,1962年,石版画,四色/纸,14.8 x 18.4厘米(由诚品画廊提供)

当然,他也从西方吸收了很多营养,但是他输出的东西已经被他自己消化了。这种文化自信心未必在青年时代就被深思熟虑,更有可能是天真的无辜。张裕的不同风俗是一枪是他自己的。

香港苏富比2018年春季和现代艺术晚间拍卖张瑜《仰躺的豹》估价30,000,000-40,000,000港元(图片由香港苏富比提供)

女人胖,盆花稀薄,动物小

张裕作品中的三大主题是裸体女人,花朵和野兽。在他的整个作品中,都有简洁的构图,鲜明的对比色,尽管大多数都是油画,但他们放弃了西方绘画的规则,例如透视,明暗关系。他的笔完全是东方风格的笔墨线条,夸张和扭曲,带有徒手的魅力,并具有鲜明的主观审美品味。然而,当时,张瑜的作品很难成为西方艺术界的主流。由于特殊的时代,他的名字在这个国家不为人知。

有钱的女人,稀薄的盆栽花,小动物是他作品的独特认可。女人是他对世界的渴望和爱。一朵盆花象征着一个高昂的精神世界,而扭曲的零代表着地球。图中的那些小动物,在一个巨大的世界中自由而不可抗拒,它们本身就是。近年来,张裕无疑是收藏行业的宠儿。他的作品价值超过1亿元人民币,震惊了全国人民,千古长寿不过是一件孤独的事。

猫与蝴蝶,1931年,油画画布,60x85cm

艺术是“简化,简化”

台湾张裕的绘画收藏最多。每次展出,似乎都是在异国他乡死去的流浪者的又一个启示。他的画以前总是很拥挤,因为他懂得,看上去很干净。他是东方美学的故乡。

双重裸女,1929年

他曾经说他的艺术是“简化,进一步简化”。 “看不到太多细节,也没有使用它们,精简的力量更加丰富。”我是张瑜他很简单,但非常准确。这简单吗?

孤独的大象,1960年代,油画纤维板,80x130cm

编辑-bgx

写-Iris Li

图片-部分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