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东方精工拟售普莱德 唯缺宁德时代点头

?

K图 002611_0

K图 300750_0

10月11日,东方精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信。公告显示,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东方精工解释在履约承诺期内出售北京骄傲新能源电池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骄傲”)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是否会损害利益。上市公司。深圳证券交易所发给东方精工的询价信使普莱德及其原始股东之间关于普莱德2018年绩效薪酬的争议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10月9日,东方精工宣布已于9月30日与北京大学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大学”),北汽福田汽车和Pride签署了《备忘录》和《保密及免责协议》。根据这两项协议,2018年绩效补偿将根据仲裁结果执行。同时,东方精工还将出售Pride的全部股权,Pride的四位原始股东必须配合完成交付。目前,从另一位原始股东宁德时代的公告中,它认为,关于宁德时代和普乐的披露,宁德时代的披露以及东方精工的披露中Pride的交易,商业合同,商业定价和回扣是严重不准确的。相关交易说明与实际业务情况不符。

东方精工表示,如果宁德时代最终选择不签署“一揽子”解决方案来签署《备忘录》并接受相关事宜,那么该公司与宁德时代之间就Pride的2018年度业绩承诺和利润补偿的完成存在争议需要单独协商或继续通过司法程序解决。一些内部人士说,双方也希望签署和解协议。全联汽车经销商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对《新京报》记者说:“目前,它可能卖出好价钱。尽管它不是最高点,但应该是第二高点。”

“赌博”骄傲

数据显示,Pride的主要业务是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PACK)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它具有一定的PACK设计和研发能力,并拥有自己的核心竞争优势,这是中国最大的竞争优势。多年来,由三方组成的PACK企业在中国市场占有率中名列前五名。 2016年,为了赶上新能源,东方精工从北京大学第一,宁德时报,北汽投资,福田汽车和青海普莱恩等五家股东手中购买了Pride的100%的股份。交易对价为47.5亿元。

当时,东方精工的溢价接近购买Pride的价格的20倍,从而赢得了市场的眼球。在收购的同时,东方精工还与Pride的五个原始股东签署了“赌博”协议。根据协议,Pride的股东作为赔偿责任人承诺,Pride从2016年至2019年的扣除税后净利润必须分别达到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和5亿元。如果未履行利润承诺,则补偿义务人需要以现金补偿业绩。从那时起,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东方精工也尝到了新能源红利。

在接管东方精工的工作后,Pride的产品需求旺盛,并且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公司的业绩急剧上升。根据东方精工多年来的业绩报告,东方精工2016年归母的净利润增至9556.59万元。 2017年,在没有绩效纠纷的情况下,东方精工实现的业务收入是2016年的三倍,达到46.85亿元,而傲德的营业收入占利润的一半以上。比率也超过50%。此外,根据东方精工2018年度财务报告,其当前业务主要有两个领域,高端智能设备领域和汽车核心组件。高端智能设备行业是传统的瓦楞纸生产包装设备和舷外发动机业务,而汽车核心部件行业则以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为主,而主要业务为Pride。

表演深深浸入了《罗生门》

但是,到了2018年,傲慢突然变得“病了”。 2019年4月,东方精工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6.21亿元,同比增长41.34%;净利润亏损38.76亿元,同比下降890.22%。至于2018年亏损的原因,东方精工解释说,普莱德在2018年亏损2.19亿元,收购北京普莱德100%股权形成的商誉有明显减值迹象。商誉减值准备38.48亿元。

面对东方精工展示的“笔录”,Pride及其原始股东不承认。 2019年5月,在Pride管理层举行的媒体吹风会上,柏拉图副总裁杨兰告诉媒体,“东方精工在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数据显示,Pride在2018年没有亏损。 Pride亏损了2.17亿元人民币,与我们的预期收益相差超过50亿元人民币,这直接否认了我们的业务业绩。同时,杨澜还表示,2018年,傲视可能完成人民币3亿元。虽然没有实现4.23亿元的履约承诺,但也完成了约80%。此外,Pride的高管还告诉媒体,东方精工对集团及其子公司发展的漠视也质疑它是否与当时收购Pride的目的相符。索赔也许是其主要目的。

随后,福田汽车和宁德时报也发布了公告,表明他们不承认东方精工发布的“傲慢”数据。其中,北汽福田汽车4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Pride管理层批准的2018年财务报表与东方精工披露的Pride业绩之间存在重大差异,而东方精工在此方面的工作并未得到认可。自豪。业绩报告还指出,东方精工和立信会计事务所误导了投资者。此后不久,宁德时代也发布了一条公告,指出东方精工对“自豪感”和关联方交易的公正性的判断是不客观的。

赔偿金已演变为三方对抗

随着三方之间纠纷的持续发酵,曹鹤说:“该纠纷备受争议,因为很难准确地预测公司的未来表现,而且一般上市公司的未来表现也是可以预期的。面对原来的股东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对财务业绩的质疑以及子公司否认2018年财务业绩的收入,三方之间的纠纷加剧了,东方精工也拒绝了宁德时代和北汽福田汽车公司的“反击战”。

今年6月,东方精工发布通知,称保诚原始股东宁德时报和傲德对相关回扣交易的公平性,回扣合同的合同号和相关交易的商业实质表示怀疑。同时,在2018年,Pride在宁德时代对福田汽车的销售没有商业意义。 2018年,福田子公司确认的Pride研发收入缺乏真实性; 2018年,傲德的下游电池经北京汽车新能源有限公司确认的两个客户的总收入为2346万元,与商业实质不符,存在明显的跨期收入确认行为。

面对东方精工的强劲攻击,7月,北汽福田汽车和宁德时报发布了另一则公告,并于6月回应了东方精工的“指控”。福田汽车表示,该公司将在2017年和2018年进行合作。已就Pride交易产生的积压进行了谈判,而福田汽车的相关损失也已计入Pride为该公司开具的发票中。东方精工公司截获的数据并不严格,这严重误导了信息用户。随后,宁德时代也发布公告,称东方精工披露的与公司和“傲慢”有关的事宜被严重歪曲。值得注意的是,在福田汽车和《宁德时报》宣布之前,东方精工曾发布公告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公司已经接受了公司关于履约承诺和利润的仲裁申请。赔偿纠纷。仲裁请求为:申请人(Pride的前5名股东)共支付利润补偿金26.45亿元。

(文章来源:新京报)

(编辑:DF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