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海外煤电投资 风险之中藏机遇

原标题:海外煤电投资风险中的隐性机遇近年来,许多中国企业深化了对海外煤电市场的探索,逐渐从总承包商转变为股权投资者。与此同时,投资海外市场的长期风险逐渐显现。 近日,在北京举行的“探索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风险与未来”活动上,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访问研究员童江桥表示,相关企业应充分重视投资风险,采取多种措施化解风险。

童江桥表示,就中国电力海外投资的地理分布而言,中国企业参与股权投资的火电项目主要集中在南亚和东南亚国家,如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越南、孟加拉国等。还有一些通过收购带来的火电项目,主要是澳大利亚的奥兹根(OZGEN)、华能的英格根(OZGEN)和新加坡的大邱能源(Daesh Energy)。 投资运营的风力发电项目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南非、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越南、阿根廷和巴尔干国家。光伏项目的海外投资相对分散,分布在拉丁美洲、东南亚、北非和中东。

至于近年来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趋势,投资领域已经开始从东南亚和南亚扩大到欧洲和西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及土耳其);投资主体的扩大,从传统发电企业到工程承包商和设备公司,如上海电力在巴基斯坦的投资、中国建设在越南的投资、中国建设在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投资;也有第三方合作的形式,如中国电力建设和英国上市公司全球煤炭资源(Global Coal Resources),共同拓展孟加拉国市场。融资来源主要依靠国内金融机构等。

童江桥说主要的融资方式是公司融资和项目融资

在公司融资模式下,借款人的股东(或第三方)为金融机构的贷款提供担保和资产抵押。融资机构主要根据借款人和担保人的信用而不是项目本身的收入和资产向项目发放贷款。 如果融资机构是中国的银行,它通常也会购买中国信用保险(China Credit Insurance),以覆盖贷款本息部分的还款风险。

项目融资主要依靠项目运营产生的现金流作为还款来源,项目公司的资产作为还款担保,各种协议用于业主、承包商、运营商和其他相关方分担不同节点的风险 项目融资在经济发展水平高、电力市场机制成熟的国家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 在主权评级低、风险保护机制不完善的“一带一路”国家,无追索权项目融资的应用并不普遍。

海外电力市场的趋势和风险是什么?童江桥说,第一,低碳化 根据巴黎协议,各国已经制定了碳减排计划,导致项目取消或发电时间缩短、融资成本上升、机组提前停运等风险。其次,新能源的成本已经下降 以印度为例。根据市场咨询机构伍德麦肯齐(WoodMackenzie)的报告,太阳能光伏稳定发电(LCOE)的成本在2018年已降至38美元/兆瓦时,比燃煤发电低14%。风险是项目取消和电价降低。第三,市场化改革 从单一购买者到大用户直接供电,再到用户逐步选择发电机,“付不付”结合市场竞价,分布式能源的比例不断增加,造成电价和使用时间不确定的风险。 此外,还有额外的环境和碳成本、燃料成本、汇率波动和其他风险。

童江桥也给出了一些建议。例如,在世界能源低碳化趋势下,许多“一带一路”国家已将其能源战略转向低碳可再生能源。相当多的“一带一路”国家拥有良好的光辐射和风力资源条件。要加大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对已经进行的火电投资进行环境和气候压力测试,加大对输配电网的投资,加大对分布式能源的投资等。

(责任编辑:DF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