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微众银行智能存款受限:成本压力大,存流动性风险

在中小银行特别是民营银行的压力下,一种网上智能存款已经成为民营银行的“宠儿”。 然而,推出四个月后,这种智能存款业务受到限制 笔者注意到伟忠银行的“智能存款+”开户时间为12月20日 此外,网上商户银行“鼎锅宝”产品实行日常销售配额管理 分析师认为,一方面,智能存款业务给银行带来了更大的成本压力;另一方面,从监管层面来看,这类产品也存在流动性风险。

12月18日,伟忠银行应用端显示“智能存款+”已在有限时间内开通存款,存款时间截至2018年12月20日 伟忠银行客户服务人员表示,“智能存款+”将在开户期后暂停,未来开户期尚未确定。 据悉,伟忠银行此前宣布,由于销售火爆,“智能存款+”将很快售罄,因此存款将在有限的时间内开放。

“智能存款+”是伟忠银行今年8月推出的一种新型存款 在中小银行特别是民营银行的压力下,这种聪明的存款已经成为民营银行的宠儿,许多银行也推出了类似的产品。 据荣360不完全统计,目前有8家网上银行发行此类产品,包括伟忠银行、网通银行、蓝海银行等民营银行。以及中邦直销银行等直销银行。

智能存款产品是1-5年期定期存款,但投资者可以在到期前随时提前提取。提前支取利率高达4.5%,远高于传统银行,深受投资者欢迎。 以伟忠银行的“智能存款+”为例。产品开始存入50元,当天计息,没有上限。 存款时间少于1个月,存款利率按2.8%计算。1-3个月的利率为4%;3-6个月的利率为4.3%。6个月-1个月,年利率为4.4%;1-5的年利率是4.5% 本产品支持提前支取全部或部分金额,不限制支取次数,可实时支取本息。 用阶梯年利率模型计算收入,即存款越长,利率越高。

“伟忠银行的聪明存款与其他民营银行的产品不太一样。其他民营银行将存款收益权转让给第三方机构,从而实现对定期存款的需求。 但是,从伟忠银行的信息披露来看,该产品是智能存款,没有存款收益权的转让。 “融360大数据研究所的金融分析师杨慧敏表示,该产品的背景源于民营银行的特殊性,民营银行受其业务网点的限制,在吸收和存储资金方面存在很大劣势。 这种产品的创新可以弥补这个缺点。 首先,它可以弥补私人银行网点的不足,补充银行客户的来源。 第二是增加对存储的访问,并获得长期稳定的资金。

智能存款作为一种新型存款,具有高回报、流动性好的特点,一般回报率在4%以上,可以随存随取。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银行获得存款的成本更高。 一些分析师认为,伟忠银行智能存款下降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出于成本考虑。

事实上,即将到来的年终“大考验”给银行带来了从事存款业务的压力。 在金融脱媒的背景下,金融机构各类存款余额的同比增长率呈下降趋势。据《溥仪标准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金融机构各类人民币存款余额同比增长率为8.43%,较2015年12月底的较高同比增长率下降10.75个百分点。存款“转移”现象突出。

对于中小型银行来说,存储存款的压力甚至更大。 分析师指出,在结构性存款受到监管约束后,许多中小银行已经失去了利用结构性存款进行存款的渠道,因此只能通过智能存款等方式进行存款。面对年末存款评估指标,存款压力加大。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由于更多的网上和网下限制,私人银行的债务来源狭窄。 从结果来看,民营银行的债务规模更加有限,这影响了其信贷投放能力,不利于为实体经济和民营企业服务。 以伟忠银行为例,2017年该行客户存款仅占总负债的7.22%,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款占63.79%

零一研究所所长俞柏成指出,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的进步,伟忠银行等互联网民营银行的贷款业务取得了快速发展,但由于网点匮乏,吸收存款不足。 因此,民营银行非常希望推出创新的储蓄产品,获得更多的存款资金,以促进业务发展。 智能存款产品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他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渠道获得客户,收益率高于传统银行和货币基金,并且可以随时提前取款。 这种产品自然会受到网民的欢迎。

对于这类产品,利率高达4%。俞柏成认为,私人银行可以支持储户提高利率,因为它们的借贷资产主要是个人贷款,整体借贷利率相对较高。 杨慧敏表示,该产品的基础资产是3年期或5年期定期存款,私人银行主要依靠高息小额贷款,这也可以覆盖高息存款成本。

然而,有市场报道称,央行最近对网上存款业务进行了窗口指导。 据说,尽管央行尚未完全停止相关业务,但这种存款在未来可能会受到限制。

分析师认为,网上存款可以让银行快速存款,扭转银行存款减少的不利局面 然而,对于小型私人银行和小型商业银行而言,快速存款托收和实时支付更有可能面临流动性管理风险。

“并非所有这些产品都已经下架,但大多数已经开始限制销售规模。 微型银行退出市场的原因是,其产品“智能存款+”本身就是存款,因此银行一方面受到一系列监管指标的影响,如控制存款规模的存款;另一方面,由于存款利率远高于基准利率,或者受到监管约束 ”杨慧敏表示,大多数民营银行仍然使用存款收益权转让。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今后将出台相应的监管措施或窗口指导。信息披露将更加透明,利率将更加符合市场定价。

从流动性风险的角度来看,俞柏成指出,该行的基础贷款资产一般期限超过一年,但存款人的存款期限是可变的。 如果存款人取款,银行需要迅速找到新的债权转移收款人。 银行存款具有严格兑现的性质。这种产品设计对银行流动性管理有很高的要求。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出现流动性风险。 因此,监管方主要基于流动性风险考虑进行窗口指导。 在风险不确定的情况下,监管者首先控制产品规模,然后根据情况发布详细的监管措施是一个合理的选择。

然而,董希淼认为,对于民营银行来说,与大中型银行同质的产品和服务,由于渠道和品牌等劣势,很难吸引客户,创新更为迫切。 一些民营银行推出了新的存款产品,因其门槛低、取款灵活、利率高而受到客户的欢迎。这也是利率市场化的探索和实践。 民营银行数量少、规模小,创新风险一般可控。 监管部门可以引入“监管沙箱”的概念,让民营银行首先尝试产品和服务创新,同时引导其改善资产负债配置,完善风险管理体系和信息安全体系,合理控制流动性风险。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