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教育有责任帮助学生逃离恐惧

《儿童权利法》明确规定,儿童没有恐惧。 问题是成年人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触犯了法律。 想想我们有多少孩子出生时没有受到恐吓。婴幼儿不服从,我们会用狼来恐吓他们。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恐惧是一种情感体验,人们不得不试图摆脱和逃避某种情况。 从某种程度上说,人们总是害怕,更不用说思想还不成熟的中小学生了?教育需要做的重要事情之一可能是努力帮助每个人看到他们的恐惧和沮丧,并努力找到逃离恐惧和沮丧的工具和途径。

问题是今天的学校,除了教授枯燥的书籍和考试技巧等实用课程外,似乎还忽略了孩子们的运动、奔跑、嬉戏和噪音,尤其是那些对人类生存来说必不可少的学校,这些学校本应设立,但实际上却没有空课程,所以许多学生总是生活在无助的情绪中,试图摆脱和逃离这种状况。

为了帮助学生消除恐惧,有必要澄清恐惧的来源。 如果说恐惧源于教师和学校,那么要消除恐惧,就必须从教师的教育行为和学校管理行为入手。另一方面,学生的心理需求可能得不到满足,或者在某些方面缺乏适应和锻炼,导致恐惧。 为了消除这种恐惧,一个人必须寻求精神安慰或加强某些能力的培养和强化。 因此,今天的学校需要更加努力地将“教室空和教室空延伸到学校操场和整个学校的周围地区”

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学习有评价,评价有比较,比较有各种心理差距 事实上,不仅是成绩暂时不高的孩子,连成绩很高的孩子也有这样那样的学习顾虑。如果处理不好,他们可能会变成恐惧。 例如,如果你在这次测试中表现良好,你会担心在下一次测试中表现不好。 对于那些表现暂时不太好的孩子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提高他们的表现,或者他们在努力工作后对自己更加失望。 事实上,如果我们能从多元智能理论出发,正视每个孩子在不同方面的优缺点,我们就会明白用同样的标准来评价和比较不同的孩子是不科学和不公平的。 教育需要做的是帮助每个孩子选择自己擅长的,避免自己的弱点,并为他们创造机会,培养他们从不同的方面和角度学习的信心和勇气。

在生活中,必须面对人际关系和沟通。每个人都想成为一个令人愉快的人,但不是每个孩子都有沟通的智慧。 人际交往中遇到的挫折常常给孩子的学校生活带来担忧,这就是对交往的恐惧。 为了消除这种恐惧,父母和老师需要教他们的孩子一些人际交往的智慧。 事实上,人际交往的智慧在于学会如何理解,如何换位思考,如何辩证地把握生活,如何实现利己与利的互动,更重要的是如何感恩和回报。 有了这样的智慧或能力,孩子们不可能在一两天内学会。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孩子们面对它。 只要孩子有交流的需要,就会有交流的压力,或者害怕交流,那么人际交流的智慧就是孩子所需要的。

至少学校不能总是像一些“考试工厂”的时间表一样,总是填满学生的时间。有多少次我们还得给学生留些自由的空间空,神经绷得太紧,恐惧无法自然逃脱;例如,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应该融入一些谋生的技能,生活的乐趣和兴趣,甚至提供一些时间让孩子们震惊。另一方面,是否有可能有意或无意地为学生提供生存技能教育,例如如何独处和群居,如何舒适和舒适,如何交流和发泄,等等。特别是当学生需要的时候,有必要指导他们处理目前在学校生活和家庭生活中应该知道和应该知道的基本生活能力,同时也有必要告知他们将来进入社会所需要的生活和工作能力。 应该注意的是,当一个人不能独立地应付当前生活中的困难,当他不能想象他将如何应付未来生活时,恐惧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学校教育能够将这些空非课程转化为实际课程,也许孩子们会有更少的恐惧,至少当他们遇到困难时,他们可以平静地面对并积极地解决它。

有些人说,“没有上帝,阅读会拯救我们。” “我的理解是丰富的课外阅读也可能是逃避恐惧的一种选择。 读一本好书实际上是在和一个品德高尚的智者交谈,他会无意识地影响他。 教师需要提醒学生,学习不仅仅是学习课本中的课程,更丰富的课程往往是课本之外的智慧之书(包括那些没有文字的)。 每本智慧之书都能打开思考的大门。问题是在阅读过程中把自己融入到工作的思想中。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找到逃避恐惧的智慧,哪怕是一点点安慰。

如果你真的想帮助学生逃离恐惧,你需要从空没有课程开始(如生活常识、生存技能、人际交流、情绪解决等)。)对于实际课程的生存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