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以充分保障农民利益为根本

法律网主页

实时滚动新闻

CPPCC会员谈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全面保护农民利益 保持土地承包关系长期稳定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期满后再延续30年。

3月5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了政府工作报告。 报告指出,应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并实施第二轮土地承包再延长30年的政策。 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和使用权分离改革。

从党的十九大报告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有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明确计划。

3月9日和10日,《法制日报》记者在自己的电台采访了许多CPPCC委员,他们表示,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的稳定和长期稳定,不仅符合广大农民的实际需求,也顺应了社会发展趋势,将有效推进农村振兴战略。

农村土地改革引发一切

「第二轮土地合约期满后,将会再延长三十年。这不仅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举措,也是广大农民、农业经营者和农业投资者的长期放心。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郑州大学法学院常务副院长、中国行政法协会副主席沈开举表示,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的长期稳定是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维护农民财产权益、发展集体经济的重大举措,可以对稳定农村土地形势发挥积极作用。 "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已经轰动了整个社会." 沈开举坦承,当前改革推进仍存在不协调问题,突出表现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快”、集体建设用地“慢”、征地范围缩小改革“慢”。

沈开举认为,在土地流转改革中,应该妥善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沈开举说,我们必须坚决制止农业投资者利用国家资金支持农业的一些不正当行为。

沈开举建议加快现行土地管理法的修订进程,建立更加系统的土地利用控制政策和土地规划管理制度,为土地流转提供良好的法律供给。

合作促进承包土地三权分立

“三权分立”的实施是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农村土地改革的重大创新 可以说,中国农村基本管理制度已经跨越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小金告诉记者,农民承包土地“三权分立”改革作为一项涉及面广、影响深远的系统工程,在推进过程中仍面临一些挑战。

朱小金说,在合同权利方面,仍然缺乏保护。 由于缺乏执法主体,对违背农民意愿和权利的行为缺乏有效的纪律措施。

在管理权方面,存在着活力不足的问题。 各类经营实体也面临融资贷款困难、土地流转困难、风险保护困难、土地申请困难、环境影响评价标准困难等发展困难。规模小、水平低、发展瓶颈是各类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购销、农机和植保等市场化服务的服务主体较小,服务内容单一,服务领域狭窄。“现场保姆”型全程托管服务的总体规模仍然很小。

为此,朱小金建议,在推进农民承包土地“三权分立”的过程中,要坚持循序渐进、统筹兼顾的基本原则,坚定不移地保护和发展农民利益。 为探索建立切实可行的利益分配和风险防范体系,主要经营单位必须与农民签订正式的土地出让合同,对规模在1000亩以上的项目每年进行风险评估。

“在培育企业实体的同时,搞活产权交易 朱小金说,要整合各类支农项目,优先扶持新型经营实体,鼓励新型农业经营实体延伸产业链,实现第一、二、三产品一体化发展。

此外,应建立“双轨双向”的新交易模式。 建立统一的移动交易平台,实现线上线下数据互联互通和服务互通,双轨推进农村产权交易再上新台阶 在交易信息登记中,登记土地转让信息,接受土地需求预约,建立供需双向交易匹配机制。

立法层面赋予“使用权”明确的权力。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建议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和使用权的分离改革

”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和使用权的分割改革,不仅可以有效盘活闲置的农村房屋和宅基地,提高土地利用效率,而且可以体现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土地勘测规划研究院土地价格研究所所长宋钊对即将到来的探索非常乐观。

宋钊说,类似于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分离的改革,宅基地三权分离意味着在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不变、农民宅基地资格权不丧失的情况下,宅基地使用权和农民宅基地使用权应当适当释放。

记者了解到,作为农村“三块地”改革之一,农村宅基地改革已经在全国15个地区试点。 在发展阶段,试点地区进行了大量系统探索和实际操作,取得了丰硕成果。 一些地区已经在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和使用权的“三权分立”方面进行了一定规模的实践。

那么,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和使用权分离改革的下一步重点是什么?

宋钊认为,在宅基地三权分离和明确权利赋权中,重点应该放在“使用权”上。 例如,宅基地使用权能否转让给集体经济组织以外,需要进一步明确。宅基地使用权能否赋予类似城市建设用地使用权物权,需要从法律层面进行细化和规范。

“三块土地的改革关系到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大局 宋钊说,在三块土地改革中,如何界定集体建设用地进入市场的范围,如何量化和平衡集体建设用地进入市场和征地各方的利益,如何更好地协调城乡土地制度和城乡土地的有效利用,都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下一步需要综合考虑的问题。

以充分保障农民利益为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