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任性的检疫费,生猪补贴去哪了?

有人曾说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被称为中国猪指数(china pig index),这表明猪肉在中国人的食物篮子中的重要性。近年来,国家对生猪养殖业给予了大力支持。如果农民在一定规模上饲养更多更好的猪,他们可以得到补贴和奖励。然而,湖南省醴陵市的一些地方却肆意使用这些资助资金。

邹湘健是醴陵市的一个养猪大户。2008年,他在市场上的猪数量超过了1000头。根据当时国家发改委和农业部的相关规定,他应该得到的资助金额至少是40万元,但实际收到的金额远远低于此。总金额只有8万元。2011年,邹湘建的养殖规模达到顶峰,市场上有1800头猪。然而,他仍然没有按照有关规定得到他应得的奖励。畜牧局只在2012年补发了他3万元。

养猪户刘建民曾经是王坊镇养猪最多的人。像邹湘建一样,他应该得到几十万元的支持和奖励资金,但他十多年来总共只得到11万多元。刘建民说,“我们在2010年提起诉讼,第二年支付了3万元。”

当地仍然有相当多的养猪户。为什么这些符合配套法规的大型养猪户中的一些人没有得到奖励,而另一些人得到的奖励却远非标准?记者走访了负责处理此事的醴陵市畜牧水产局。张先华主任说:“如果按照省里的规定执行,只有十几个家庭可以享受400多万元。”据张主任说,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养猪大户得不到或得不到所有的饲养奖励的原因。然而,一些不合格的农民可以获得奖励或补贴。在市畜牧水产管理局的电脑里,记者随机阅读了几页统计报告后发现了这个问题。例如,本市规定的奖励条件是存栏生猪数量达到300头以上,其中可繁殖母猪数量超过25头,检疫后可存栏母猪数量超过500头。只有自给自足的农民才能获奖。然而,桌子上的一些农民,一个只有12个头,另一个只有13个头,都享受了年度奖励基金。醴陵市畜牧兽医水产局副局长易康菲表示,他对此并不清楚。

虽然他声称没有钱,但他没有给予他应该给予的,但是他有钱而且任性。他也给予了不该给予的东西。为什么?养猪的经理罗文慧让记者知道了内幕。一开始,当他在几年内没有得到满足条件的奖励时,罗文慧非常沮丧。直到去年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罗文慧说:“他们只是想还钱,因为我只是不想还钱,所以我总是让他们失望。”所谓回款,是指养猪户必须将部分奖励返还给防疫站,这就是所谓的“检疫费”。事实上,他们只发送建议和证书,不做任何检疫工作。既然防疫站负责养猪农户的防疫工作,不管他们能否通过统计和报告得到奖励,他们往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罗文慧只有在想得到奖励时才能这么做。2014年,他的猪数量没有达到标准,但他很容易就获得了今年饲养的奖励。这是怎么回事?罗文慧说:“今年(2014年),我们必须会见300名负责人才能给予补贴,但我这里只有283名负责人。今年,我得到了1万元,但他给了我500个头像,让我付1500元。”罗文慧的经历并不独特。记者走访了孙婉、浦口和王芳等几个乡镇。养猪户的反应相似。养猪户朱从根说:“如果你想要奖励,我的名字就是你想要的。”另一个养猪的农民说,他将扣除3000元作为5万元的奖励,扣除700元作为5000元的奖励。此外,养猪的农民不知道为什么他扣了这么多钱,防疫站会照他说的做。

记者走访浦口镇、孙家湾镇等乡镇,核实站长没有隐瞒从养猪户奖励和补贴资金中扣发所谓“检疫费”的问题。回报越多,回报越多,回报越少。关于不检疫而收取检疫费的问题,醴陵市孙家湾镇动物防疫站负责人胡秋梦说:“前些年,猪的检疫费总是有差距的,这种方法直到完成才被采用。”浦口镇动物防疫站负责人邓如祥说:“该站也给了我们一个任务。检疫费每年返还5万元。这真的很难完成。现在,艰难的目标必须完成。”事实证明,猪检疫已经成为地方当局赚钱的一种方式。为了收取更多的费用,一些防疫站甚至帮助当地养猪户谎报市场上的猪数,帮助他们获得养猪奖励和补贴,同时扣留所谓的“检疫费”。浦口镇动物防疫站负责人邓如祥解释说,由于投放市场的猪数量超过500头,其中一个养猪户不够,他签发了750张检疫单。

由于出售的猪的数量与奖励的数量有关,奖励的假部分并不真正在养猪户手中。虽然假的部分要作为所谓的“检疫费”交给防疫站,但由于这些活猪根本不存在,销售时也不需要检查检疫证明,当地防疫站往往只收钱,不出票。

养猪户刘建民支付了3000多英镑的检疫费,但没有买到票。为了证明这一点,记者跟着他找到了王坊镇防疫站检疫员彭汉平。他问了半天,但彭汉平还是没有给他钱。其他养猪户也有类似的经历。我们不知道这样反复无常的收费会损失多少国家资本,但醴陵市畜牧水产局的领导坚称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张先华主任一再强调,醴陵市不开具虚假发票或不开具发票。这是严格禁止的农业禁令。

防疫检疫是生猪养殖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醴陵的这些防疫站把这项工作变成了赚钱的途径。他们只收钱,不隔离。他们不得不从猪补贴中扣除费用,猪补贴不仅侵吞了农民的钱,还设定了国家的钱。国家的好政策在“运行”后完全改变了。这些防疫站染上了什么病,应该隔离吗?中国养猪户多年来一直在利润和损失之间挣扎,雪中没有碳,蛋糕上也没有花。他们期待着补贴,但它已成为镜中之花。国家政策的实施有什么问题值得思考。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