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踩雷瑞华 河南首家闯科公司建龙微纳状况频发



踩到雷瑞华,财务报告的股东受到了质疑,他们一直处于担保危机之中。河南第一家公司的情况很频繁。

首席科学官

作者:文一尔

296f-icmpfxa7217125.jpg

最近,深入涉及分子筛新材料领域的洛阳建龙威娜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龙微纳米”)更新了询问回复函。

与建龙威娜相比,其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瑞楚”)曾被困于* ST康德金融假货,更为出名。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瑞华的处罚直接影响到了被“暂停”的四家科技板公司,如科创板和建龙维纳。目前,除北京海天瑞盛处于终止状态外,其他公司已恢复上市进程。

作为第一家获得河南省科技委员会上市的公司,建龙威娜的上市之路相当曲折。它从新三板退休,并转变为科技委员会。财务数据和股权结构也有“不明确,不明确的风格”。

高负债,曾经处于危机危机中

根据招股说明书,建龙威娜主要依靠自有品牌产品的销售,是国际知名的分子筛制造商OEM(即“OEM”)。

分子筛产品在吸附,离子交换和催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广泛应用于化学有色金属冶炼,核电,氢能,土壤修复,节能环保,医疗卫生等领域。

2016年至2018年,建龙维纳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3亿元,2.4亿元和3.9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84.6%和62.5%。增长略有放缓。其中,自有品牌产品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97.78%,87.21%和89.51%。 OEM销售额分别占2.22%,12.79%和10.49%。

2016年至2018年,建龙威娜的出口销售额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20%以上,其中包括许多国际知名分子筛生产商,如阿科玛,瑞士洁康和德国CWK。如果未来贸易壁垒加剧,建龙维纳的海外销售将受到影响。

尽管收入不断增加,但建龙威娜的净利润数据仍在不断波动。 2016年至2018年,公司净利润1039.5万元,-1018.82万元,4772.7万元,2017年净亏损。

建龙威娜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亏损主要是由于公司对他人的担保。

自2013年以来,由于公司的扩张,对资金的需求量很大,但融资方式相对简单,有必要与其他公司相互保证,以获得足够的银行贷款资金。为此,公司与海龙京珠,光明高科,罗银股份,萝北重工四家公司,有相互担保的银行贷款。

其中,海龙精密铸造未能及时归还贷款。作为担保人,建龙威娜向海龙精密公司赔偿银行债务共计3262万元,导致公司2017年净利润损失。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已解除所有对外担保责任,对其他公司或个人贷款不承担共同担保责任。

与同行业的同类公司相比,建龙维纳的负债率一直居高不下。从2016年到2018年,债务比率分别为88.08%,90.42%和57.82%,比行业平均水平高38-73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公司新吸附材料产业园所需的大量资金投入。

8812-icmpfxa7217187.jpg

招股说明书

2018年,为了降低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建龙维纳进行了两次股权融资,共募集资金1.26亿元,这也是公司债务比率突然下降的原因。 2019.

此次融资产生的新股东由于其特殊性,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三种类型的股东”受到质疑

早在4年前,建龙威娜就已经出现在资本市场。 2015年8月,建龙威娜被列入国家中小企业股票转让系统,并于2018年11月终止。

NEEQ上市公司的主要融资方式是私募,投资者更有可能通过合约私募股权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增加资本。

在这种背景下,当离开新三板时,“三类股东”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一种束缚。根据资本州的统计,截至,共有40家新三板(退市)公司韶关科黄董事会,对第一轮询价作出回应的27家公司中有20家被问到“三类股东” “问题,来自六家公司的第二轮询问被问到”三类股东“。建龙韦纳也不例外。

根据招股说明书,建龙威娜有几位私募股权股东。上海证券交易所询问建龙维纳新股东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委托持股,信托持股或其他利息转让安排。

根据查询回复函,发行人有13名非自然人股东,其中包括8名私募股权股东,包括CSI开元,Woyan风险投资,黄河天成,民权风险投资,普洱高科,莱益投资,沃杰。投资方面,其中,紫荆嘉义向基金行业协会提交了私募股权基金申请,并承诺在2019年9月30日之前完成私募基金备案。建龙维娜认为,上述股东不属于“三个”股东类型“如合约基金,信托计划和资产管理计划。

f88b-icmpfxa7217272.jpg

招股说明书

6780-icmpfxa7217322.jpg

查询回复信

持有公司5%以上股东的CSI开元与民权风险投资和普洱高科技有关系; Woyan Venture Capital,苏州沃杰投资与北京沃言资本管理中心(Limited Partnership)有关系。新增股东与建龙维纳及利益转移关系并无关系。

目前,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李建波和李晓红,两者直接和间接控制着公司的总份额53.86%。

除“三类股东”问题外,上海证券交易所还询问了建龙威纳新三板在上市和上市期间的交易和运作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建龙韦纳表示,他在此期间未受到中国证监会和股权转让制度的处罚。

财务数据是自相矛盾的

首席科技官员(微信公众号:sxkcg666)发现,建龙威娜在新三板上市期间披露的财务信息与科技局现行草案的数据不一致,在应收账款中,应收账款,业务收入,净利润和库存存在差异。

在建龙伟娜披露的年度报告中,新三板公布了2016年和2017年的收入分别为1.2843亿元和2.4553亿元;科技董事会招股说明书的相关数据分别为1.310亿元和2.444亿元。

ee07-icmpfxa7217355.jpg

建龙威娜2017年度报告

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年度报告数据分别为2663万元和4464万元,招股说明书分别为126万元和15万元。库存方面,年报数据分别为4672万元和4958万元,招股说明书数据分别减少62万元和13万元。调整税费,商品销售(采购)和现金收到(接收)服务的数据。

最大的反差是净利润。

建龙维纳年报显示,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022万元和2,054万元。然而,在本招股说明书中,2016年的净利润为18万元,变为1040万元。 2017年扭亏为盈,亏损-1019万元,相差3072万元。中国网络财经,《证券市场红周刊》的红色财经杂志也对相关问题提出质疑,最终没有得到公司的答复。

科技板块的损失数据,建龙韦纳给出的解释是为了保证偿还债务。至于为什么年度报告和科技委员会的招股说明书部分都在“打架”,哪些数据更接近真实情况暂时不为人知。

免责声明:媒体提供的内容源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许可。文章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应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

主编:陈志杰